理论文章
怀念周昔非老师

?周昔非老师离我们远去已经快到一年了。一年以来,精神的失落与情感的悲痛不时萦绕脑际,老师那上冲的白发、慈祥的面容、风发的议论与嘎嘎独具的书风时不时的会在思绪里闪回。?

一、近之弥亲、仰之弥高?

初次近距离的接触老师还是1987年盛夏的一个傍晚,我尾随了一个向老师请赐墨宝的人,来到了位于红旗街周老师当时的旧宅,室内窄小逼仄,四壁图书至顶环绕,老师坐在一张不大的书桌前刚用过晚餐,热情的接待了那位其实并不熟悉的访客,并现场挥毫满足了他的请求。除了谦卑的恭维并无润笔奉上。我怯怯的趋前将自己划拉的笔迹呈上,讷讷的表达了希望得到指教的愿望。“这样不行,得有墙壁。没有墙壁,就建不成屋宇。墙壁就是传统、墙壁就是古帖”甫一展开,老师便依然和蔼但却毫不留情的直接指出毛病,绝无半点老于世故的虚迤。?

“写草如真,笔画必须交代清楚,然后再去追求流水带落花的自然与流畅”老师一边说着,一边从左手边牵出毛边纸,将毛笔在巨大的砚海上舔顺,做着写草如真的现场示范。?

第二次拜见老师是即将跨入新世纪的圣诞前夕,单位属下的宾馆拟通过举办名家笔会的形式以志成立两周年之盛。当时,我还与书画界无缘,便通过圈内的张继春先生帮忙延请市内书画名家,周老师自当在受邀之列。再登周老师府上已经是拆迁改造过的新居。当时长影已经风光不再,企业的不景气完全可以从周老师居住小区的采暖上活生生的体现出来。面积虽有所改善,但书籍的日渐膨胀并未感觉宽绰多少,倒是严冬的寒冷和裹着一身厚棉衣呵冻作书的老人给人留下了极深印象。?

当时周老师坐在书案前,窗台上摞着十几叠半尺多高已经书过的毛边纸,熟悉书法的人透过字迹便可辨知那是临写的北魏张猛龙碑。果真,老师告诉我们说:最近对张猛龙又有了新的认识,每临一遍就有不同的体会,我准备再临习一百通,好好的琢磨琢磨。后来我知道在长春很多人都保存着周老师张猛龙、郑文公、十七贴等整套临本。如果我当时不顾忌冒昧,大胆张口,也许会得到那窗台上那其中的一叠墨宝。?

此后,随着自己逐渐与书画圈的朋友们熟悉,与周老师的接触也由过去的敬仰遥望,到后来经常性的聆教,春风时沐,受益良多。而且,在周老师身上,我的切实感受是近之弥亲、仰之弥高。周老师给我的嘉许与肯定使我树立了对艺术感觉的自信;给我的点拨和教诲将成为我艺术道路上永远的干粮与回味。?

记得2003年底的一天,一起从周老师学书法的一位兄长从周老师处回来,给我捎来一本厚厚的8开本精美作品集,那是老师去北京参加他的得意弟子刘彦湖先生《文字江山书法作品展》后带回来的。“老师说这本是专门给你的,看来老师对你是格外青眼有加呀”。这位师兄的羡慕之情溢于言表,我更是对老师的期许与厚望深负感激;同时我也相信,师兄是绝对不会对老师的厚此薄彼抱有怨言的,因为所有熟悉周老师的人,都感受过周老师的天真无饰,那是一种无私无畏、唯才是重的本真表现。我曾多次听他讲起过齐白石直视新凤霞的故事,他推许齐白石的本真,他自己就是一个没有机心、只有真诚的可爱老人。?

二、蝉蜕龙变、独树高标?

周昔非的名字,首先是以书法家的身份彪炳于世的。但作为书法家的周昔非与现今普遍意义上的书法家不可同日而语,他是一个誓同古人比高下、耻与时流论春秋的书家;他是一个坚持雅操、恪守高标、有着独特艺术风貌的书家——?

中国人对待名字,似乎都有一种宿命的暗示。每当念及昔非二字,就十分自然的想起陶渊明“觉今是而昨非”的名句。而现实中的周昔非老师,也实实在在的于书法艺术道路上作着不断否定自己、不断探索求变的尝试与追求。这正如球王贝利念念不忘那个最好的球——“下一个”一样。周老师的书法之变,不是为变而变、哗众取宠的颠三倒四,而是在清晰而高远的目标引导下,融会古韵今情的超拔与完善。正如着名美术评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先生概括周先生书法轨迹说:一变再变,变而愈上。?

周昔非先生的书法从艺历程,大体分三个阶段:

大致四十岁之前为第一阶段。这个阶段,是周昔非老师为自己的书法夯基构梁,奠定扎实功底的蓄力期。此时段周昔非先生的书法艺术实践,是以帖学为宗,以唐楷为基,在二王父子,宋代苏米诸家间涵泳陶然、取精用弘,花上大气力、积淀真功夫的。其三十五岁所书《陶渊明归去来辞》卷,雍容大雅,多力丰筋,一派宋代苏东坡的神韵,可视为这一阶段的代表之作。

从四十岁起至七十岁这段时间,为周先生书法的第二阶段。是周昔非先生书法的自家风貌形成与完善的最重要时期。此时段的周昔非先生已经把自己的风格取向锁定在朴茂雄浑、骨强势扬的碑学一路,由优游于历代名家转而为以北朝碑版为依归的研习当中。于《张黑女墓志》、《张猛龙碑》三折其肱,取其端严峻迈,点画工深的气象;之后又广泛临摹云峰山郑氏刻石而得气象恢宏、阔大宽博的格局。先生又旁参近代碑学名家,尤于沈增植、郑孝胥、张伯英诸家多有会心。先生十分强调书法的用笔与取势。他说过:“书法贵用笔,用笔贵使锋”、要“笔笔写来、处处送到”。在他焚膏继晷、苦心求索的精研下,对笔法的掌控,已达到了随心所欲、出神入化的境地。每对纸挥毫,兔起鹘落,斩钉截铁,如金鼓震震、仿佛铿锵有声。放笔写来,不论是起、运、收,还是方与圆,都绝无时下所谓碑派大家“摆、抹、涂、描”之弊。笔下的点画线条,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皆丝丝入纸,或刚劲、或柔韧,都体现了极高的内在质量;周先生也是造势高手,他善于综合利用线的长短、俯仰、外拓和内掖,以及空间的上紧和下松、或此疏彼密等手段来营造一派中宫紧密而天骨开张的格局。在其用笔和造势的综合改造下,他的书法在保持魏碑凝重朴厚的基础上,更加强化了笔画的瘦劲与生辣和结字的峭拔与张扬,形成了欹侧多姿而又稳定疏朗的个人风貌。?

第三阶段是他生命最后的十年。这十年间社会变革巨大,而先生的身体也一天天的进入老境。这个时期的作品清晰的留下了他与命运抗争的痕迹。还是200611月,周老师在北京举办了他的第二次个人书法展,在研讨会上的答词言犹在耳:“如果老天再让我蹦跶几年,我再向大家汇报”,这是一个不知疲倦的老书法艺术家在跋涉的征程不忍稍歇的抱负与宏愿。但老天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日,回到长春不久,老师就被诊断罹患肺癌,身体每况愈下,但他扶着羸弱之躯,还在不断地思索与实践,有几丝老笔颓唐,但更多地是增加了几分人书俱老的化境。那颓唐中透露的是英雄迟暮的苍凉和无奈;那化境是其性灵之真的自然流淌。就是在他缠绵病榻的最后时日里,他还要在学生和家人的搀扶下坐起来,写!他说“我会写草书了”。字已经歪歪斜斜的了,竟濡染出一派烂漫天真!这是他留下的绝笔,已不能用好或者不好来论了,只有境界。人们常说:“哀莫大于心死”,当我们面对这望着这溢满天机而不可再得的墨妙,又怎能不为这位依然有着壮志雄心的老人而崇敬之心呢。周先生的大哀正在于痴心不改、壮志犹存而天不假年了。?

周先生翰墨之外,兼善铁笔。他的篆刻,从浙派入手,上追秦汉玺印,临刻古印以千百计。他所临的汉印,从浙派的刀法入手,没有丝毫雕琢之气,亦浙亦汉,非浙非汉,涩刀直遂,而显得神采颖发,真正的把握了浙派涩刀拟古的精髓人,同时又较之谨守浙派师法者,显得醇厚典正。几十年中,他也创作了大量篆刻作品,所制之印,线条隽挺而意韵醇厚、气息清新而古意盎然,同样呈现了一派典正高格,深得金石同道青睐。他在1981年全国第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上的几方篆刻就深受同道的推崇,并在当时全国唯一的一本专业杂志《书法》上刊发。他的篆刻作品虽然不多,但就其存世的百余方印章而观之,足以与古代名家之作比肩而无让,其最精彩者直可突越前贤,独辟新境。?

三、言传身教,泽化一方?

周昔非先生还是一个承前启后,绍古续今,有着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文化传承意识的书家。他是吉林省和长春市书法事业的重要创始人和组织者之一,对地方书法艺术的健康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早在1979年,便与段成桂等书法界人士共同发起成立吉林省书法篆刻研究会,出任常务理事,后任副主席、名誉主席;1988年,长春书法家协会成立,当选为主席。?

从上世纪80年代起,周昔非先生便广设道场,先后在长春市工人文化宫、中山书画社、北国书画社、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及省、市老干部大学等单位传播书艺。在2003年,已近耄耋之年周昔非先生还在长春市文联倡导并并亲自主持了书法骨干研修班,而且一办就是2年,两年里不论刮风下雨,只要是先生的课,便会看到先生拖着已不再矫健的腿脚,伛偻着爬上四楼为我们上课。?

周先生上课,提倡“遵循艺术规律,注重综合学养,彰显创作个性”。他常常告诫我们:要豁出一头,作扎扎实实、硬碰硬的功夫。他说:为艺应该讲究方法。捷径和窍门不存在,但方法是有的,运用正确方法作坚持不懈的功夫,久等取得水到渠成的效果。凡是有所承诺,云多少时日包教保会者都是别有用心的欺人之谈。?

他是一个对技法要求极为严格的书家,但他同时高度强调学问的重要性。他说:对书法要先看有没有,再看好不好。有没有——是否有足够的技术保证;好不好——风格面貌是否打动人心。风格面貌哪里来,就要靠读书、靠历练和人格修养。他教导弟子一定要做读书人、不能做写字匠。而且他自己身体力行,博览群书,虚心问学。他曾亲率弟子们请大学的教授讲《易经》、说《庄子》,而且在研习《庄子》时,一下子就找来相关资料80余本。后来吉林艺术学院的李玉祥兄忆及此情此景,有诗曰:?

一问南华八十本,师心原是在深思。

天人底有繁多事,众说穷究待几时。?

周昔非先生对青年后学们的书画热情是喜在心头并倾全力以助之的,先生说甘愿作一块铺路石,先生也正是这样做的。先生对青年才俊毫无门户之见,极尽褒奖提携之力。他谦下以涵养大德,常把后学当朋友,因此也赢得了后辈们的敬重和爱戴。2005年春分,长春的几个年轻人,因为都愿意玩刀弄石的原故,决定成立一个团体,以切磋技艺,于是便有了春分印社。从此,这个印社也成了周先生的又一个牵挂,其日常交流、研习选向、阶段汇展、印制作品集等都得到了周老师的热情垂顾与大力支持。老师病重后,仍关心学生的成长,当我的一位师姐前去病房探视她,告别后向老师道别并说要回去练字时,老人脸上泛出了欣慰的微笑,令这位师姐出门后就珠泪涟涟,至今谈起仍哽咽不已。?

老师正是以他潜心研得的艺术造诣和以身作则的言传身教,向晚生后学们传承着中国文化的宝贵精神。二十多年来,在为艺作人方面受其教泽者不计其数。如今周老师桃李满天下,他的很多学生已经成为省市书协的中坚,并且已在全国书坛崭露头角而为世人关注。?

四、书如其人、道业永存?

理解书法家的书法,首先要理解书法家的人生。?

周昔非先生是1928年生人,81年的人生之路在周昔非来说可谓命途多舛。前面,我曾简书过周先生书风蝉蜕龙变的大致过程,但在其数度嬗变之中,有一点却是一以贯之的。那就是作品在放达峭拔笔致里所透露出的顽强与刚毅,这绝不是那些一直生活在书斋里,有着安逸和富足生活保障的书家所能具有的意象。以周老师的艺术造诣,也是可作风格姿媚流荡的书作的,但周老师能为而不为,这一定是坎坷经历和坚忍不拔的人生取向决定了他的审美指归。?

周老师幼年(两岁)丧母、壮岁失学(刚刚考入长春文法学院不久,因时局动荡而校散断学)、中年(42岁)丧妻、文革下放、暮年(80岁)丧子,集人生诸多大不幸于一身,而他却从没有被击倒,而是凭借一管秃毫、一把刻刀开辟了书法篆刻领域的暂新境界。正如刘彦湖先生的评价:“他的确是个英雄”!?着名诗人鄂华先生也曾赋诗赞颂周老师的书法——

书坛堪称绝代工,儒雅风流是周翁。

落拓一生谁为伴,明月清风萤火虫。

在我们嗟叹命运的不公、欣赏周昔非老师书法壮阔与苍凉之美的同时,也不由觉得在周老师身上也有着一些助其迈向高远的幸运。这点幸运对于在书法艺术上有着过人敏悟的周昔非先生来说同样至关重要,因为机遇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

幸运之一是周先生选择了一个与书法密切相关的职业——在电影厂从事字幕创作。当然,从事电影字幕创作并不一定都采用书法的形式,美术字与自由体也可以应对。但周昔非毕竟是周昔非,正是这种机缘巧合,使周昔非与文字打了一辈子交道。试想,如果换一个以文字不搭界的职业,周昔非在书法方面的成功,不知还要付诸怎样的精力。现在,我们还可以通过网上视频寻见当年的许多影片字幕。比如那部1962年拍摄的着名故事片《冰山上的来客》,其字幕全以苏(东坡)体出之,朴茂丰腴而神采焕发。这正可与同年书就的《归去来辞》相映照,成为当时周先生书法轨迹的重要一环。职业与兴趣相同步,难道不是一种幸运吗!?

幸运之二是周先生在向往文化之时得遇了一群硕儒——其中就有国学修养深厚的乡贤刘化郡,集收藏鉴赏家、书画家、诗词学家、京剧艺术研究家于一身的文化奇人张伯驹、语言文字学家兼书法家的于省吾、对书画有着精深造诣的历史学家罗继祖、古文字学家兼书法家的孙晓野等。其时,正值张伯驹先生在长倡结“春游社”,每次雅集都以文史学术相砥砺,于是周昔非先生得与诸贤往还问道的机会,请益良多。这既为周昔非先生的书法奠定了丰厚的文化基础、也养成了周先生一生读书寻道、勤于思考的良好习惯,更促成了周昔非先生站在文化的基点上来探究书法艺术规律的基本立足点。?

周先生平素述而不作,虽然在艺术上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和宝贵的实践体悟,但很少留下文字资料。但述而不作并不影响作为一个书法艺术家所登临的高度,其作品本身一定会真实地照见作者思想和情感深处的。

我知道,周老师已经永远的离我们而去,但他留给我们的艺术精神和思想火花,将永远闪烁着启人心智的光芒。?

周昔非先生,我永远的老师。?

上一篇:追求“惟以书画自娱”的境界
下一篇:返回列表
Copyright?2015 www.cccwl.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春文艺网版权所有 建议IE6.0 以上浏览器 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浏览 管理登陆